有趣的尾牙

有趣的尾牙

TRAVEL & LIFESTYLE
Jahresabschlussfeier 2021
Ade, Senior Dreamer, Formosa
08 Januar 2021
Gestern habe ich an der Jahresabschlussfeier von der Firma teilgenommen. Die Luft war fröhlich, da es wohl ein lukratives Jahr für die Firma war. Alle Teilnehmer sind mit den vollen Geldbeuten nach Hause gegangen.

Die Feier entsteht aus zwei Elementen. Das Abendessen und die roten Briefumschlagen..und zwar viele von denen. Selbst habe ich zwei von denen mit unterschiedlichen Beträgen bekommen. Die anderen haben deutlich mehr, da sie Alkohol trinken können. Es wurde Namen aus der Kiste gezogen und jeder, wessen Name auf dem Zettel steht, konnte die Summe mit nach Hause bringen. Aber! Nicht erst, dass der den Whisky oder ein Glas voller Wein aufgegossen hat. So war der Feier. Wer Pech hat, bekommt sowieso auch Geld am Ende, nun weniger.

Mein Name war aufgerufen. Die Summe war 1000 Euro. Ich rannte nach vorne auf die Bühne hin…

Der Vorsitzende der Firma waren bereits berauscht mit dem Trank. Schnell habe ich angekündigt, dass ich allergisch gegen den Alkohol bin. Ja, dann kriegst du das Geld nicht, gibst dann die Chance einem anderen, sagten der Vorsitzende und sein Vater.

One night in Polignano a Mare, Italy
Photograph by Ade
Ich habe schnell einen Zettel aus der Kiste gezogen, den Namen aufgerufen, und dann verabschiedete mich von dem Geld. So! Das war die Nacht. Meine Kollegen, Team aus der Verkaufsabteilung, waren frustrierter als ich, da ich um ihre Hilfe gebeten sollte, so dass sie das Geld aufteilen könnten. OOOOOPs.. sorry, zu spät, vielleicht nächstes Jahr. Hatte kurz daran gedacht, aber alles war so schnell passiert und ich hatte nicht agil genug darauf reagiert.

How much land does a man need? 

– Leo Tolstoy

Die Atmosphäre war sehr ausgelassen und ich war frohgemut. Meine Kollegin kann auch keinen Alkohol verdauern, aber für ne´
Tausend Euro hat sie ein Glas voller Rotwein in einer Minute getrunken. Am Ende musste ich sie nach Hause fahren. Ihrer Roller blieb dort.

Bayeux, Frankreich 2018
Photograph by Ade

Ein anderer Kollege kam gleich danach zu mir und gab mir einen langen Handdruck um Respekt zu zeigen.

haha Ich hätte natürlich gern auch das Geld, aber ich würde sagen. Ich mache was ich will mit dem Geld, aber ich lasse mich nicht von dem Geld regieren. Das Geld ist Zeug, aber kein Meister.

回顧十年前

回顧十年前

TRAVEL & LIFESTYLE

回顧十年前

Ade, Senior Dreamer, Formosa

02 Januar 2021

回顧這件事壓力真的很大,我剛回台灣一年,我花了好幾年重新習慣,重新融入,但是剛回來,我急切的尋找那熟悉的感覺。

所以我叫Maren來找我玩,她來了,最後他後悔了,我也後悔了,現在還是後悔。我們三個星期黏在一起,最後我受不了形影不離,安靜的不說話,她見我不開心提早搭機回德國。

其實就是這麼簡單,我無法時時刻刻的跟朋友待著,但是我又少不了她,我其實是過了好幾年才跟她道歉,只是我當下如果重來一次,還是會不開心的。經過這第二次的友誼撕裂,我們確實沒有像以前那麼緊密,友誼出現了一點小心異異與疏離感。

不管如何,她在我心裡還是個麻吉,所以我開口道歉,因為我在乎。我不想要像20年前一樣像失去 Akiko一樣,也失去Maren…我還是會想念Akiko,我也希望我當初能夠鼓起勇氣放下顏面跟她道歉。。

Akiko要我道歉,我一句話不說,遊完葡萄牙,在機場各走各的,雖然我們住的地方只隔了一條街,再那之後我們再也沒有相約,不管我有多想念,我就是拉不下臉來解釋,為什麼才一起玩四天三夜就受不了。

相較起來,我跟 Maren黏在一起三個星期真的是極限,鬧了彆扭的幾年後,我最後還是跟Maren道了歉,因為她總是稍來生日快樂,聖誕快樂的祝福,即便她的心被我傷的。我這脾氣。。一直都是這樣,我們其實住在同個屋簷下八年,她有三間空房,急著找室友,我第一個搬進去。我們一起粉刷,一起分享入住的喜樂,過了一陣蜜月期,接下來我的脾氣就進來了,她也小心異異的相伴。對,她自己其實也有脾氣,但是她心也是很柔軟。我的心也是很柔軟,只不過討人厭的彆扭,要求很多。

台東三仙台, Juli 2011
Photograph by Ade
我們環島一圈,這是我第一次環島,跟我的好朋友。我總是跟姐妹吵架,但吵過架如果和好,我就很放心、寬心。2019年,我才打電話說我們見個面吧。。這八年來,回了德國四次,都還無法釋懷的去找她。我們一起吃了早餐,從Jungfernstieg走了大半圈,回到我們過去在Grindelhof的家,一路亂聊,就跟她剛到台灣時一樣,我們一直聊,聊不停,什麼都能聊。他妹妹隔天要受洗,我就坐在旁邊等他們討論細節,邊讀著還放在廚房的WG Buch..我以前還寫了不少吵架內容。。。我脾氣真差,想起來有點不好意思。
Happiness doesn’t come from everything you want. It comes from sharing what you have with people who matter.

我跟媽媽,我們還有兩張漢堡的機票,因為疫情無法使用。跟自己說好,只要回去都要找她,記錄我們的友誼。回德國能為了什麼?不就是為了姐妹情。。人家說這輩子交到最好的朋友通常是大學時期,真的沒錯,跑不掉。

她坐在Rathaus等我這個觀光客悠閒的走過來,我們擁抱了一下,就這樣和好了。

我:嘿!你白髮怎麼這麼多。
她:以前長一根拔一根,現在一大把,早就放棄了。。。

我:我請你吃早餐!
她:為什麼你請我,你發財了嗎?

我:誰說發財才能請客?
她:也對啦

隔壁桌優雅的貴婦衝著我的話笑著。。。我這好像請的不是很低調 哈,其實就是想要賠八百年前的不是

那天,我在公車上跟她聊天走太近,踩了她新買的白鞋,她心疼那鞋頭黑了一小塊,我忍不住一直笑,開心的在Dammtor送她上 S-Bahn..

第一次在 Colonnaden吃早餐,是2019年跟Maren一起

Colonnaden, Hamburg 2014

Photograph by Ade

我打算就讓故事這麼延續下去,賺錢不是人生的真諦,值得珍藏的友誼與緊密的家人才是。這體悟可真是完完全全違背了我國小填寫性向測驗的答案,當初朋友家人我是排到最後去的。

迎向2021

迎向2021

Ade, Senior Dreamer, Formosa

2 Januar 2021

2020年過去了,我的Duden日曆停在7月 16日,我新工作到職日是7月8日,看來進度是被新工作耽擱了,好像時間停止在那一天。所有閱讀記憶歸零,這樣看來我也不需要2021日曆了,就直接再把2020日曆走過一次吧。總之,書是沒時間,或是沒精力去看了。就是這樣子,工作佔滿了日常,其他的嗜好被架空了,這方面得補強。

這個日常就是一早進辦公室,開了電腦,開始處理客訴,產品銷售的越多,業務要處理客訴量就越大。處理了一堆客訴,打包了一堆備品給客人後,就是客戶起床的時候,跟客戶小聊一下,處理訂單以及出貨,大概就是這樣了。這樣的日子也越來越熟練了,現在最困難的就是出貨。因為疫情的關係,出貨時有太多不確定因素,訂不到艙,或是訂到了卻沒有櫃。年底了,消失的客戶在家冬眠了吧,有些客戶甚至不太在意貨出了沒。但也有客戶積極配合,希望貨趕快到。第一輪已經給客戶打了分數,大概知道哪些客戶是好客。目前感覺,就是那種在自己國家是大經銷商的這種做事最不積極。我的心得就是,要找客戶就是找規模小一點,但是願意認真跟你經營的人。

台江內海遊客中心

Photograph by Ade

2020工作上了軌道,目前為止也很滿意,薪水我可以接受,雖然跟想像中的有點差距,但是跟之前當血汗工程師比起來有向上一個級距,工作沒有這麼燒腦了,實領的薪水多了,還有達標獎金,當然,若是真有達標。走一步算一步,我只是個新手,保持平常心。反正我是個不安於現狀的人,若是長久沒有發展,再說!

今年最大的動作,莫過於刪除私人的FB帳號跟LINE帳號,主要原因很簡單,雖然我已經把使用的時間降到最低,我還是不滿意,加上這些推廣告的平台靠的是分析用戶跟使用裝置的麥克風來竊聽你的對話推廣告給你的。一個霸氣之下,就把他們刪了,當然這中間是給了緩衝期,慢慢退出。新的一年,我想來點懷舊風,買個舒適的扶手椅,趁還有點冬意,享受讀書的樂趣。

雖然說我有 Dyslexia,但是讀書還是有個魅力,那種閱讀的美好感受,我有享受過,書讀的不多,但是Es fühlt sich wunderbar! 沒有考試壓力的閱讀,就只剩下純享受了。

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又是山

忽然間我有個想法,錢能賺多少,得要賺多少?還在唸書的時候總想著我學的東西能讓我賺錢,但是我到底賺錢是為了什麼?我想要這些錢做什麼?

沒有錢的時候,有時間,跟著爸媽跑,帶著爸媽跑,吃喝用爸媽的,總想著什麼時候用我的。上班,沒時間帶他們跑,他們也不太願意跑,這方面有點失落。他們不需要我的錢,問他們怎麼不出去旅遊,說是太遠不願意自己開車,擔心年紀大危險。當然他們不會要我辭職離開帶他們出去,但是聽著也覺得有點感嘆。每次看著老母親像一隻冬眠的熊,窩在被子裡,我就會想到,沒有工作的時候,都是我開著車陪她找她的鳥去。

東北角海岸

Photograph by Ade

看看2020年,許多出遊的照片,美好的回憶。雖然說沒有辦法出國去,卻也欣賞了許多台灣美麗的風景,品嚐許多美味的小吃。我們真的幸福!我心裡還有許多工作以外想要做的事,想要做任何事當然需要籌碼,就當作是為未來籌措一點『幣』需品吧。

夢寐已求的咖啡機已入,接下來就是閱讀角落!一樣一樣來。我想,去年訂的目標算是達標一半,也就是Duden日曆,翻了一半,哈!今年目標小一點,疫情期間,好好靜靜耐心的待著!真的很期待今年各地疫情明朗化,漸漸消失,讓世界恢復一些生氣。那些在今年遭受喪親之痛的人,我希望他們能夠得到安慰。

我希望那些不公義的人事,也就是拜登曲線的各路幫凶無法得逞,這也是我2021年的願望。教會裡面沒有司法公義就算了,一個有司法制度的國家如果連司法都死,那剩下的真的只有個人的良知。這世界對我來說,就真正走向黑暗時期。這令人桑心難過。

我知道在我還不知不覺的時候,這世界可能就沒有什麼公義,我還年輕的時候,有許多強烈的感受,也曾經感到絕望,但是那個時候我還相信教會裡的公義與他的美好,悲慘的是,當我經歷到教會裡也是人組成的,最終也淪落到信仰權利釋經權利的鬥爭,我的信仰也必須經過掙扎與打掉重練

我一直說不出口,但我一直在抽離,重新來過,因為我扎的根是歪的。我必須重新思考。記得以前學校老師分享一個意境,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又是山,我現在走在看山不是山的階段,期待著看山又是山的風景。

奇美博物館

Photograph by Ade

2021年我對你有很多期待,對自己也有很多期待,走錯的路還是自己的路,不能後悔,但是必須能夠校正。就像在法國的鄉間小道一樣,進去裡面亂繞就算了,還超速被開罰單,令人印象深刻的錯誤與美景。哈,不知不覺又把令人後悔的心底話講了出來。。假裝沒事!迎接2021!

Let me count the blessing

Let me count the blessing

TRAVEL & LIFESTYLE

Let Me Count the Blessing

Ade, Senior Dreamer, Formosa

9 December 2020

一晃眼怎麼四個月就過去了,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自己的家鄉找到了一份安逸的工作

這不就是我夢寐已求的嗎,因為當學生時期打工總是在國際商展擔任翻譯,心生羨慕能夠當個業務,但始終沒有機會,卻在人生四十之際因為公司業務大增被招募進去,在疫情爆發這年,我進入一個始料未及的人生階段。

傳道書 3:1

Verse in  Bibel

今年最受祝福的就是在台灣的大家沒有受到疫情太大的打擊,我們都平平安安的度過。上學的上學、上班的上班、家人聚餐也不受限。再説說這四個月忙忙碌碌的工作好了。我們公司生產的是知名機殼,座落在六堵工業區,這我是進入公司才發現的。他就默默的在基隆耕耘著,行銷國際。跟之前的工作比起來屬於事務性工作,壓力相對小,活動範圍大。除了產品良率有待加強外,還真的沒什麼好抱怨的。

JEDE REISE HAT EIN ENDE. ABER DIE ERINNERUNG DARAN IST UNVERGÄNGLICH.

IKEA 緩解梨狀肌受傷的好椅子

Photograph by Ade

除了工作,今年也快要過完了,工作之餘真的也沒太多時間思考人生,三不五時在工作中浮現出世界的畫面,稍縱即逝,回到現實。沒什麼太多好說的,先說物質的滿足好了,還沒納入第一個月薪水,我就投資了一把快要上萬的工作椅搬到公司去,因為我才去了兩天,梨狀肌舊傷就復發了,那邊的椅子我看也跟公司一樣有三四十年的歷史了吧,害我差點不良於行。再來就是手機,本來我想要把6s用到十年不換,結果,業務需求需要使用到微信。注重隱私的我,上班第二天下重本加購一隻會用到 人生五十的新機。就這樣賣身契簽下去了~

上班外,還是照舊做著副業,教課與架站,德文課因為學生到中國去上半所以結束了,網站的案子差不多也要在年底結案了,今年的工作量快要劃下句點。可以說是非常充實,但是心靈有那麼點小缺憾,沒有回去德國跟姐妹聚聚

今年,爸爸生日,兄妹三人藉著這個名義給爸媽買了蘋果手錶。一次滿足兩人,距離上次買錶也好幾年了,他們總是為了達到今日活動目標,為了手錶上的數字努力活動,而且樂此不疲,趁有固定收入的時候趕緊下手,每次看到宅媽為了數字看著影片跟著做運動,就覺得心滿意足呢。

自己不能出去玩,就希望宅媽出去跑跑,拍拍鳥,不要每次我回家都看著一坨熊躺在床上睡著,為了鼓勵她,我又買了一個無線硬碟盒,讓她不用帶著電腦也能備份照片。。等到硬碟盒來,相信她應該會有動力出門追鳥去了吧!其實是我想出去啊

好吧,這些就算是我能想得到的人生中的小幸福,這麽一想起來,總是想到跟家人熱鬧相聚的時刻,跟大哥一家輕遊鼻頭角、和平島吃飯玩沙、金山天籟泡湯,跟著老媽金山追白鶴,說著說著又滿足了起來。

接下來說點bold move,打從2006年左右加入FB以來,也有14載了。當初他發跡的時候是2003~2004年吧,只開放給美國校園學生使用,後來開放我也湊起熱鬧來,因為那時候web2.0 social networks都剛起步,走在時代前面的我怎麼會錯過。不過幾年過後,經營者的野心居然也大到控制輿論。FB是很難戒斷的,因為你會有朋友圈在上面熱絡著,我則是慢慢把不太聯絡的朋友刪除,花少的時間在上面,慢慢的停止po文或是分享,手機的 APP 刪除,這兩天我打包了過去所有歷程,一一的跟想要聯絡的朋友要電話,真有機會就見面吧。我也有認識的朋友是非常注重隱私從來不使用任何社群平台的,我多少有受到影響,並不是說我們是什麼大人物,但是我們天生就是喜歡對自己生活掌握更多主權的個性。

總之,我是想要離開了,不管未來網路怎麼發展,我相信一定有新創。最近我發現有些區塊鏈的社群模式,我觀察了一下,註冊了,我還沒有太多的感想,但是帶著期待。

Instagram 跟 WhatsApp 也要刪,接下來就是YouTube.. 已經好一陣子我發現FB跟youtube會透過我平常的對話顯示廣告給我,我很不喜歡這種感覺。就連LINE的廣告也是一堆,然後timeline 跟 line today 都超級 nervig,看了心裡就有無名火。所以跟著 Snowdon 我也下載了 Signal,沒有廣告,安全性佳,發現,我那又愛中國,又關心香港反送中的老爸早就跟風的下載了signal,而我那不在 social network上的老友 Maren 也在 signal 上,真是物以類聚。我反應不算快的,但是我在這條路上。再說了,在社群網站上能寫多少東西?能像自己的網站一樣排版然後囉哩八唆一堆嗎?哈!敲鍵盤這種紓壓感在social network是無法獲得滿足的。

Genügend

Genügend

這幾天總是陽光普照,談話性節目持續著聳動式的語氣談論著世界將如何因為高溫而毀滅,前一陣子的世界還正因為 COVID-19 走向毀滅,你懂我的意思,他們出一張嘴,也不用拯救世界,談論著閒人才有閒情逸緻看的餘興節目。道路外艷陽下施工的工人,哪管的了高溫與世界末日,人行道還是得在炙熱的火球下持續進行。

我撐著防不了UV的雨傘,走到了星巴克,換句話說也就是冷氣房,買了杯黑咖啡,從早上坐到了下午,翻著文法書,查著字典,享受著我上班時時刻刻都渴望的人生,讀書。

前天早上我有個面試,工作性質是我很容易就能夠完成的,只要上稿拉版即可,對方是一間網路行銷公司,行銷活動下來收益上百萬的課程,所以他們必須要做的就是把課程賣出去,這些課程教你如何進帳,就這樣循環著,想學怎麼賺錢的,就得先花一把銀子去上課,賣課程的就有收益,而且販售發大財夢想的絕對不會失去客源。不過,廣告公司成本也大,下了廣告下去社群平台跑得釣到魚,轉到網站上來參與課程然後付費才行,課程收費要達標才能進帳,就這樣循環下去。在我看來就是個簡單的原理,但是我想,做的人困難度就是承擔壓力。一個月四十個課程,一個版跟文案不吸引客戶下單,那就得重新跑文案,重新拉版,一個月有可能每天都要拉兩到三個版,感覺算是個快腳步的工作。

不過當我開出我的薪資期許,就等於是跟這個工作絕緣了,我們各懷鬼胎,對方打著20個月獎金,卻給不到三萬的薪水,跟我這一口氣要三萬的 1.8 倍薪水不想玩獎金遊戲的心裡差距,只能在最後尷尬的說再見。

我試過4.3的薪水有三年了,壓力覺得大,每天塞車上班,雖然不會餓死,但是我大半人生耗在辦公室,動腦的工作,剩餘時間就剩下放空,停車費、餐費,所剩不多,覺得空虛。我獲得的就是所剩不多,那跟我教課比起來真的差不了多少,但是教課帶給我是滿足感。於是,我決定回來教課,我每天讀書吸收,然後把所學的給學生,這真的是我最享受的生活。

最近還看到了德國的工作,跟我前一個工作性質完全相同,所以我也申請了,我們的對話也是到了期許薪資。我並沒有拉高期許,若真有,那就是誤會了。這個工作的平均薪資我其實不是很確定,依照我網路上查到的,我寫了中間值,年薪4.2萬歐,而且我給了議價空間,他可以往下拉的。在德國,外國人拿公平薪資才能拿到簽證的,不能拉低薪資的,所以我也不是一定要什麼高不可攀的薪水。

我不算是那種投 200家公司,看看上哪一家那一類型的人,我很喜歡我前一份工作,所以也會很針對性的繼續找我拿手的工作型態,但是後來公司亂,我的腸胃也就跟著亂,不得不喊停。我不是能承受壓力的人,帶著腸躁,我需要有條理的生活,所以我還是夢想著德國的工作。至少在我實習期間,一切都是這麼的有條不紊。

回台灣十年,我離德國生活有點遠,回來是為了調整心情,現在調理完了,心裡自帶濾鏡,看什麼都是美好的,自然看德國生活又是一片花香草綠的,就連那灰暗漫長的冬天都變得沒有什麼威脅性。想像著我的熱情應該足以退散冬天的陰霾。天真!每天看著邪惡的新聞,居然還是想要回去。最後還是老話一句,人心籌算自己的道路,唯有耶和華指引他的腳步,下一步我真的不知道能走到哪裡去,但是我也不需要太掙扎,想做的就去做,能不能成就看神。

現階段回到讀書教德文的生活,我真的很感謝,錢夠用,沒房有車沒養老的,但是很滿足。

Das Äußerste, das ist die Grenze, dahinter steht der Wahnsinn oder die Verzweiflung, dahin wollte ich nicht. … – Marie Luise Kaschnitz (1901-19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