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 & LIFESTYLE

Let Me Count the Blessing

Ade, Senior Dreamer, Formosa

9 December 2020

一晃眼怎麼四個月就過去了,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自己的家鄉找到了一份安逸的工作

這不就是我夢寐已求的嗎,因為當學生時期打工總是在國際商展擔任翻譯,心生羨慕能夠當個業務,但始終沒有機會,卻在人生四十之際因為公司業務大增被招募進去,在疫情爆發這年,我進入一個始料未及的人生階段。

傳道書 3:1

Verse in  Bibel

今年最受祝福的就是在台灣的大家沒有受到疫情太大的打擊,我們都平平安安的度過。上學的上學、上班的上班、家人聚餐也不受限。再説說這四個月忙忙碌碌的工作好了。我們公司生產的是知名機殼,座落在六堵工業區,這我是進入公司才發現的。他就默默的在基隆耕耘著,行銷國際。跟之前的工作比起來屬於事務性工作,壓力相對小,活動範圍大。除了產品良率有待加強外,還真的沒什麼好抱怨的。

JEDE REISE HAT EIN ENDE. ABER DIE ERINNERUNG DARAN IST UNVERGÄNGLICH.

IKEA 緩解梨狀肌受傷的好椅子

Photograph by Ade

除了工作,今年也快要過完了,工作之餘真的也沒太多時間思考人生,三不五時在工作中浮現出世界的畫面,稍縱即逝,回到現實。沒什麼太多好說的,先說物質的滿足好了,還沒納入第一個月薪水,我就投資了一把快要上萬的工作椅搬到公司去,因為我才去了兩天,梨狀肌舊傷就復發了,那邊的椅子我看也跟公司一樣有三四十年的歷史了吧,害我差點不良於行。再來就是手機,本來我想要把6s用到十年不換,結果,業務需求需要使用到微信。注重隱私的我,上班第二天下重本加購一隻會用到 人生五十的新機。就這樣賣身契簽下去了~

上班外,還是照舊做著副業,教課與架站,德文課因為學生到中國去上半所以結束了,網站的案子差不多也要在年底結案了,今年的工作量快要劃下句點。可以說是非常充實,但是心靈有那麼點小缺憾,沒有回去德國跟姐妹聚聚

今年,爸爸生日,兄妹三人藉著這個名義給爸媽買了蘋果手錶。一次滿足兩人,距離上次買錶也好幾年了,他們總是為了達到今日活動目標,為了手錶上的數字努力活動,而且樂此不疲,趁有固定收入的時候趕緊下手,每次看到宅媽為了數字看著影片跟著做運動,就覺得心滿意足呢。

自己不能出去玩,就希望宅媽出去跑跑,拍拍鳥,不要每次我回家都看著一坨熊躺在床上睡著,為了鼓勵她,我又買了一個無線硬碟盒,讓她不用帶著電腦也能備份照片。。等到硬碟盒來,相信她應該會有動力出門追鳥去了吧!其實是我想出去啊

好吧,這些就算是我能想得到的人生中的小幸福,這麽一想起來,總是想到跟家人熱鬧相聚的時刻,跟大哥一家輕遊鼻頭角、和平島吃飯玩沙、金山天籟泡湯,跟著老媽金山追白鶴,說著說著又滿足了起來。

接下來說點bold move,打從2006年左右加入FB以來,也有14載了。當初他發跡的時候是2003~2004年吧,只開放給美國校園學生使用,後來開放我也湊起熱鬧來,因為那時候web2.0 social networks都剛起步,走在時代前面的我怎麼會錯過。不過幾年過後,經營者的野心居然也大到控制輿論。FB是很難戒斷的,因為你會有朋友圈在上面熱絡著,我則是慢慢把不太聯絡的朋友刪除,花少的時間在上面,慢慢的停止po文或是分享,手機的 APP 刪除,這兩天我打包了過去所有歷程,一一的跟想要聯絡的朋友要電話,真有機會就見面吧。我也有認識的朋友是非常注重隱私從來不使用任何社群平台的,我多少有受到影響,並不是說我們是什麼大人物,但是我們天生就是喜歡對自己生活掌握更多主權的個性。

總之,我是想要離開了,不管未來網路怎麼發展,我相信一定有新創。最近我發現有些區塊鏈的社群模式,我觀察了一下,註冊了,我還沒有太多的感想,但是帶著期待。

Instagram 跟 WhatsApp 也要刪,接下來就是YouTube.. 已經好一陣子我發現FB跟youtube會透過我平常的對話顯示廣告給我,我很不喜歡這種感覺。就連LINE的廣告也是一堆,然後timeline 跟 line today 都超級 nervig,看了心裡就有無名火。所以跟著 Snowdon 我也下載了 Signal,沒有廣告,安全性佳,發現,我那又愛中國,又關心香港反送中的老爸早就跟風的下載了signal,而我那不在 social network上的老友 Maren 也在 signal 上,真是物以類聚。我反應不算快的,但是我在這條路上。再說了,在社群網站上能寫多少東西?能像自己的網站一樣排版然後囉哩八唆一堆嗎?哈!敲鍵盤這種紓壓感在social network是無法獲得滿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