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 1, 2020 | Tagebuch

與惡魔搏鬥的日子

心裡的惡魔又開始攻擊我了,其實每天就是這樣上演著,這隻惡魔每天都在告訴我,你沒有能力。但是你以為我馬上就會聽信惡魔的聲音嗎?不。我是一個有理智的人,我懂得分析惡魔的聲音。一陣分析後,我同意了惡魔的聲音。看到這裡大概也沒戲了,這麼快就輸了。

沒,我每天聽著惡魔的聲音,我每天同意著他,然後繼續憑著我的無能,繼續『學』下去。

我的惡魔就是我的 extreme limited working memory,我不知道我是怎麼靠著這個弱點生存到現在,無盡的絕望,但是有傻傻的生存意志。

我想,學習的關鍵是興趣還有對現狀永遠的不滿足,我想,龜速總比定格好。

我小時後的口頭蟬是,我要!給我!
想起來小時候就是個霸道的咖小。不過我將這股意念應用在學習上面,讓我還能跟惡魔纏鬥一陣。有時後感覺在崩潰邊緣,但是又怎麼樣呢,每天醒過來後糊弄一下生活,還是又翻開書來,靠傻勁一股,繼續硬塞,不求回報了。

學習速度慢,要求就不能多,如果不能一次記得,那我看一百次行吧。每每有人問我怎麼讀英文,我總是回答,其實我英文沒有很厲害(人家問我這個問題是因為我多益考945分),但是我長時間跟他相處,我用一輩子跟他耗。我記憶力差,這是我不能改變的,但是我可以大量閱讀找語感。

我德國的實習公司老闆當初一語道破,說我是個吸塵器,他居然在短短時間內把我的個人特質摸的這麼清楚。。我就是個吸塵器。然後他會轉過身面對客戶時指著我說,他是我們的秘密武器。

通常我能夠抓到語言的筋骨,至於填肉的話,我只能草草畫出輪廓,用詞不豐富。

閱讀的時候我懂、我都懂,我懂脈絡,我懂意涵,但是我無法使用辭語將回饋的意念包裝的體面、漂亮、精緻、複雜。我自私安靜的繼續當著吸塵器。作文從來就不是我的強項,身為圖像思考者,文字本身就是抽象的第二語言啊!

不過最近令人感到有點失落的是,以前跟室友吵架總是很順,吵架的筆戰總是長篇一章,回去漢堡翻看了Maren留著當寶貝的WG日誌,發現以前的腦袋雖然沒裝什麼曠世巨作,但是至少吵架的話很有得說。我應該是過的太安逸了,人在江湖的時候腦子運作的比較靈活,而現在自己坐在這啃骨頭,肉香都沒了。

今年又被疫情耽誤,本想回去補點肉,又得延期,只好繼續啃骨頭了。。啃到 inside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