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 & LIFESTYLE

2021/2022轉角個人重要記事

Ade, Senior Dreamer, Formosa

01 Januar 2022

終於靜下心來寫寫字了,2022年的第一天是好的開始

腦子裡的背景畫面是那些新聞塞進來的世界觀,我們在一個嚴峻的環境下,海平面上升,碳排放還是來不及控制,各國疫情感染人數在這第五波飆升,今年美國要升息,台灣通貨膨漲,中國飛出戰機到台灣航空識別區的數字歷年最高,一堆法輪功的新聞節目喊著戰爭戰爭一整年,台灣的瘋狂政論節目也是,然後一堆瘋狂的小粉紅也是在牆內叫囂,但是還好我們的腦子都還有些自我調節的功能,入芝蘭室,久而不聞其香啊,不然這樣被一堆喊聲轟炸下,不恐慌症發作才怪。有件事他們說對了,台灣人危機意識沒有他們高,這些新聞播報就是看戲心態,喊戰喊的開心,我們島內人則是從小就在這樣的威脅下長大,習慣性的屏蔽這種吵鬧。從小就在教會聽世界末日說,比較比較,看來還不到最後,真到了最後,我能做的也不多吧,只能心情保持安靜。你真打,我們就是跟敘利亞人一樣當炮灰了,島就一個,我能上哪去?但是你要我跟你統一我又不想,我就是想要我的國家叫做台灣,不是什麼中華民國。我靜靜的在這裡等修憲~

2021最衝擊我的事情不外乎就是我的奶媽蒙主招回,那種捨不得她離開的心情讓眼淚不自覺的一直流下,常常想念著她,想要跟以前一樣跟她說說那重複到不能再重複的對話。阿母總是會很驕傲開心的跟教會的人分享,我跟這些奶仔子都很親。阿寧仔你愛吃什麼,阿母買給你吃。我老是說不用啦~~但是阿母就是那種會從送禮得到快樂的人,天生溫柔憐憫心腸的她從年輕時就是不吝嗇的掏腰包幫助任何需要的人,甚至被到教會做生意的某些信徒佔便宜,愛心被利用,但是一直不變的是她捨得付出的心。我很想念她,少了她的身影剩下的是我從小到大對阿母的記憶。阿爸離開的時候我頂多都是單純對阿爸的回憶,他的笑容,他那好的不得了的個性。但是阿母離開則是一股深深的不捨,我也常常想起跟她那再平凡不過的對話,就是有一股愛,阿母生了七個兒子,幫忙帶的小孩也都清一色的是男孩,從頭到尾就只有我這個女兒,我們中間有一股特別的親情連結。說著說著~我胸膛又緊起來了,阿!想念阿母!在教會我總是忙著泡咖啡給大家喝,她看我忙也會跑過來跟我抱一下聊兩句。想念跟她抱一下的感覺,想她。

我買房了,我很希望她在,跟我分享喜悅,聊聊我們的生活。我喜歡自己一個人,阿母則是不管上哪去一定要有人陪。阿母是我心裡的一個錨,她一直都在,另外一個錨是我住了快20年的家,就在我醞釀多年的衝動下錨也即將被拔起。

我可以自己在外面玩耍不回家,我可以玩的很開心,離開的很放心,大多都是因爲家一直在,不管走多遠,我有家可回。最近,住了20年的家因為我想搬出去,也即將被拔起。

我有一堆家當,佔用了爸媽家空間,常常他們就是想要把我趕走,你趕快搬出去,買一個自己的倉庫。但是外面的倉庫都好貴,沒有我喜歡的,我也不想租房幫人家繳房租,死賴活賴,就在今年跟著愛看房的家人逛到一間讓我心動的小屋飯店宅,老媽又喊聲你頭期款我借你,不用繳利息!加上大哥一杯迷湯鼓勵我,看房三週後我決定如果這棟搶手宅還有的話我就下訂,先冷靜兩週,真的想要再說。兩週後老媽一看我認真了,陪我去下訂,帶著大哥跟孝順的大嫂,發現此建案還剩下兩間能夠分別滿足她們需求的小宅,當下他們都決定各訂一戶把最後三戶掃起來,大家一起搬過去。想到這我也不自覺的笑了~老媽為了我這個當初趕不走卻忽然要搬走的女兒跟了過來,嫂嫂一看爸媽過來,逼著大哥接下對門的小房,就近照顧爸媽,就這樣我們的家從住在同一個社區,進一步的住在同一個社區的同一棟樓。我滿足了自住的夢想,老媽滿足了有庭院的小屋,大哥滿足了雙車位的奢侈。二哥得到了繳爸媽這屋貸款,成了名下有屋的人頭。。哈哈。很妙的我們這一家。

Bayeux / Arromanches-Les-Bains

Photograph by Ade

我從小就被老媽認定是高智商低成就(平庸)的女兒。所謂低成就大概可以歸咎於活在自己世界的人格特質,沒有在世界上跟著大家的遊戲規則汲汲營營的拓展事業,老是沈浸在自己瑣碎的興趣裡玩些小花樣,但也玩的不專精,沒有要和人比拼,說穿了就是想玩而已。每次看到姪兒汲汲營營的想要玩贏某個遊戲,我都想,有沒有贏有那麼重要嗎?不過現在想想,他的求勝心也不是壞事,是我太gelassen了。太gelassen所以什麼都慢慢來,唸書慢慢來,賺錢慢慢來,買房慢慢來,mediocre kind of life,我真心滿足於此。任何汲汲營營的勉強都會讓我失去平衡跟心靈的寧靜穩定。2022就繼續走這個路線吧!

Glücklich steht dir gut

Wohnung einrichten

努力上班了一年半載,適應了新環境,安逸!我一直以來對長年在同一個工作裡過一輩子的人生感到恐懼,但是因為繳房貸需要這份安逸,恐懼不知不覺的就被平衡掉了。現在把焦點放在要怎麼油漆,要如何自己打地板,WS2812燈條要怎麼接ESP32,要怎麼用WLED控制,要接多少安培電源,這房等於是我的新玩具,可以讓我玩上好一陣子了。我不請設計師幫我設計,住家是很個人化的地方,他一定要是我親手打造佈置的地方,基本上我就是無法接受家裡擺設有個某個專業設計師的決定,我獅子座地域性太強烈。要用什麼顏色lackieren,地板自己laminieren,天花板怎麼實現漢堡Wohnung的 Jugendstil…另外結合RGB燈條,und so weiter und so fort..我都要自己決定。我漢堡的Wohnung被我用上兩個很強烈的顏色,住了七年怎麼看都不膩,再次翻找出來,這顏色真讓我開心!沒有搭色專業,只有任性的色彩,這次我可能會走偏大量白色的路線,ich weiss nicht..es kommt auf der Laune an!

Meine Alte Wohnung

Photograph by 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