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 & LIFESTYLE

發現新詩

 

Ade, Senior Dreamer, Formosa

04 September 2022

在我心裡有一種浪漫,這種浪漫並不是愛情的浪漫,而是那種非常享受無雜質的浪漫,活在自己泡泡的那種。嚴格說起來,我應該是有點被禁錮在自我世界的症狀,是自閉症嗎?自閉症聽起來好像是自己關閉自己,但是我常常有感覺我是被自己的腦關禁閉,是一種腦波被鎖在一個區域裡,無法跟外界產生共鳴的感覺,會覺得我跟外界格格blue,感受不到這個世界,那種感覺好抽離,我就是那種亂跑的游離電子,不在軌道上的那顆,老是抽離群眾。

除了為了養活自己需要,除了到公司上班,其他時間就是家人跟自己。過去習以為常的教會群體生活也讓我給停掉了,我去的教會那種台上獨大的聲音讓我覺得他擋住我直通天庭的美妙感受,在那裡無法碰觸到無形的美。我游離了一陣子,流行歌,影片,這種能像腎上腺素快速刺激感受的東西變成信仰心靈雞湯的替代品。我也沒有完全斷掉信仰,只是換了雞湯,去掉了『群』跟『組織』這一個調味料!拜疫情所賜,許多小教會團體分享了每週的Gottesdienst,讓我能夠找到適合我這個ADHD分心狂的崇拜片段。因為崇拜縮成片段,信仰也很片段,而片段對我來說也已足夠。也就是說,很久沒有一整天沐浴在天恩裡的日子。以前這種日子常常都是跟『群』跟『組織』一起度過。生命中幾年在德國的日子,有幸可以跟幾位比較親近年齡相近的姊妹一同度過這樣的日子,我還蠻想念那種很溫馨的感覺,可惜那種人在異鄉在冰天雪地裡相互依靠的溫暖,在自己地盤台灣比較難復刻。

那時候在漢堡聚會頂多只有十幾個人,大家圍著桌子,有咖啡跟茶的相伴,有時唱詩沒有伴奏,也是唱的起勁,聚會讀經能夠互動分享,禱告前也是一輪的分享,聚會結束了有時候幾個單身的姐妹們一同留下來聚會的小公寓裡唱詩整晚聊天到睡著那種日子,在信仰裡真實的心靈交流,一去不復返。我相信這些姐妹一定都跟我一樣想念那些日子,疫情前回德國之時,生了孩子的蕾也跟我分享了她的思念,哎呀,為了那日子,我們兩唱了幾首詩,一旁的孩子就覺得我搶了他媽媽。

我喜愛的音樂真是太多了,像我這樣在教會長大的孩子最早接觸的都是教會音樂,那種撫慰心靈,碰觸心靈深處的純淨旋律是我們的日常,但是就因為他是日常有的時候會變成習以為常。 

 但是當一段時間沒有去接觸他,在回來聽的時候,那個震撼跟反作用力就很強勁。昨天跟著北德一間小教堂崇拜時,聽到了一首詩歌,馬上就愛上了,歌詞是這樣的

 

Geh in Gottes Frieden, Geh an seiner Hand

Und mit seinem Segen in ein neues Land… 

好美的歌詞與旋律,自己跟著彈唱幾次以後,又上網找了這首詩歌希望聽到更多版本,才發現,這是首老詩歌了,是德文翻唱英文詩歌,英文詩歌名

May The Lord Send Angels.

 

就這樣我慢慢進入了詩歌之旅,又發現了Josef Gabriel Rheinberger的 Kyrie,沈浸了許久,赫然看到了當時在德國與弟兄姐妹們產生共鳴的詩歌,John Rutter的Loot at the world.

哎呀!!!超過十年了,忘了這股純淨溫暖人心的旋律,忽然間又聽到了,那所有的美麗感受都浮上心頭。當時還當學生的時候還真少了為生存煩惱的心情,成天就是享受這種100%純度的心靈雞湯,忽然間我又被拉回那樣的心情!

Amien

Photograph by Ade

Der Himmel hat sich erheitert.

今天是個沐浴天恩的美好秋日,就讓我獨自一人重溫那時的純美吧!

The lord bless you and keep you, the lord make his face to shine upon you to shine upon you and be gracious and be gracious…

Frankreich

Photograph by Ade